(2016年8月28日,天堂寺千佛殿)        把天堂寺恢复起来,不是为了我自己获名、获利。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天堂人民、天堂镇而修建寺院的。        我有几个愿望,一个是恢复天堂寺各经堂;一个是寺院僧人们的宿舍做得好一些。        现在我们天堂寺的僧人宿舍是全藏第一。拉卜楞寺国家给了许多钱,他们没有办法修,因为太大了,没有办法拆;塔尔寺修不起来;拉萨更没有。你们藏区到处走一下看,天堂寺的大经堂,是全藏第一。寺院做了玉石栏杆的,只有天堂寺,藏区再没有这样的,以往是皇宫才做玉石栏杆。天堂寺僧人僧舍,大家住的条件,有的人说,僧人们住的比天祝县的县长都好,这个是事实。        我想把天堂寺发展到起码有100个僧人,不然的话这么多的经堂,法事做不起来、寺院管理赶不上去。我感觉僧人数量并没有增加起来,年年就是四、五十个,啥原因?!        从前甘肃省的常务副省长冯副省长,他带领省财政厅的陆厅长来的时候,那时候是张延保当县委书记的时候。冯省长到我家里来看我的时候,提出说,你们需要什么帮助?我就说,我希望把天堂寺的环境治理一下,后山整个很不好看,旧社会拉柴的道路等很难看;我希望把涅土沟的水拉过来,搞上喷泉,然后种树、种草,把天堂寺的环境改善一下。这是第一个。        第二,天祝县到天堂寺的公路一定要修。现在公路实现了。据财政厅陆厅长给我说,天堂寺后山拉水的钱,都拨下去了,300多万。但是,水一直没有拉,钱被贪污了还是腐败了?!不知道。        陆厅长说他问了,县上说,水也拉上了,广场也修好了。我就说,你们亲自去看一下就知道了。我说,现在的假汇报不能听,结果呢,到现在没有结果。        现在僧舍修好了、经堂也修好了。所以我要说,天堂寺是天堂人民的寺院,不是几个僧人的寺院,更不是我的寺院,这个要大家认清楚。        我修寺院时就说过,是为了天祝人民、为了天堂的人民福起来,现在看,这个目的基本达到了。目前我们的农家乐每年据说都有几十万的收入。天祝县家家户户买小汽车的,除了天堂镇农家乐,别的地方还有没有?!        大家福起来了,福起来以后应该报恩天堂寺、回报天堂寺。一个是因为天堂寺是大家的摇钱树。大家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游客们送钱来的,没有天堂寺就没有旅游的人,没有参观的人,你们哪里挣钱呢?天堂现在富起来了,小车买起来了,这是靠天堂寺发财的。         还有第二个功能,就是天堂寺的神佛在保佑大家平平安安过日子。现在全国洪涝灾害、地震等各种灾害很多,大家都听到的。但是直到现在天堂寺附近、天祝附近,没有大的灾害。靠什么呢?就靠这个宗喀巴大佛。大家不要认为这是迷信,四川的乐山大佛,以前在三江汇合处,历史上每年都有洪涝灾害,后来修了90年才把乐山大佛修起来,修完了以后三江再没有带来灾害,这个四川人都知道。天祝县大家平平安安没有受灾,我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大家为了长久地发财,为了消灾、灭病,要多干一些好事。我到国外、中国的很多城市走过,很多汉传佛教的寺院也去过,各地寺院都是信徒在自动组织义工为寺院服务,打扫卫生、种花种树,甚至寺院僧人的房子、做饭等都是靠居士们做的。        早两天一个深圳的大老板,到我这里来求法。他说他在国外当了许多年义工,没有挣一个钱,都是自愿为寺院服务。所以他的事业发达、家里平平安安。这些道理大家好像都不知道。 我们这里,文化落后,不知道外面的信息。我那年去甘南,车巴沟寺院修经堂的时候,是僧人和当地的老百姓自动修的,没有投资一分钱。历史上藏传佛教寺院都是当地群众自己动手修建寺院。        我们天堂寺58年、文化大革命破坏了以后,现在都是靠国家、靠群众、靠外地的老板,来投资恢复天堂寺。我知道天堂寺附近的八沟半的群众穷,心有余而力不足,心里想着修寺修庙,但大家的经济基础差。所以,我找了香港、深圳、广州、兰州、北京、上海、杭州等各地的佛教信徒来投资,建天堂寺,不是为了我自己,是为了天堂寺周围的群众,是为了保一方平安。        天堂寺是天堂人民的寺院,不是几个僧人的寺院,更不是我的寺院,大家要保护起来,保护天堂寺、维护天堂寺,美化天堂寺的环境。每年种树、种花、种草,打扫卫生,建立一个义工制度。这个义工制度除了天堂寺以外,很多寺庙都有。        年年我广州、深圳、上海、北京、天津的弟子来了,我都领上来拔草、打扫卫生。今年我想了,除了外地的人以外,给本地人也给一个机会。让大家积福、消灾、灭病,做一些义务劳动。那些老年人磕头的、转寺的,我想了想,每人一个劳动工作日赚100元钱,100元钱买酥油灯的话30多个灯,一天劳动的代价就是30多个酥油灯。你要是点100个灯的话要付出3天的劳动,你们何必要买酥油灯点灯呢?大家就来劳动,同样有功德,消灾灭病,家里人平平安安,人畜两旺,风调雨顺,大家商业也得到发展。应该为了这个目的多做一些功德。        还有树苗子,早几年大家都一起育树苗,我说,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这几年树苗卖不出去了吧?大家把地都糟蹋了。一哄而起,没有计划、没有远见,这是做不成事情的。每年大家在地里拔出十几颗、二十棵树,供献给天堂寺的后山上,种起来,种活,等于干了好事,等于转寺、磕头、做法事活动。        天堂寺发展起来是大家的福。        我原来还有一个计划,准备修一个天堂大佛。黄河以北没有大佛,我想建一个天堂大佛。但是,看来天堂人民没有这个福气,各方面干扰很多,实现不了,我就取消了这个修大佛的计划。大家不要说我不修,干扰很多,一些人眼光短浅,没有长远打算。如果天堂寺有个大佛的话,国内外的游客成倍增长,天堂寺的门票、农家乐的收入就会成倍增长,这个大家有经济头脑的人,都会想到这一点。为什么修不起来呢?!        现在不说这个了。现在把修起来的寺院保护好。我想发动干部、学生、老师,社会上的老年人、年轻人、经常转寺的人、游客、有信仰的人,这些人都发动起来干好事,打扫卫生、保护环境、美化天堂寺。天堂寺以前是有啥工作就招零工、出钱雇人。我早几天本来想雇人,找几个民工做。但是我后来想,我自己掏钱雇人、打扫卫生、美化环境是我个人的功德,大家没有功德。我希望让给大家,提供一个机会,让大家每年做一些好事。天堂寺是一个磕头的地方,消灾灭病的地方,保护家庭平安的地方,应该大家投入一些力量。把天堂寺搞好,我不会拿走,而是天堂寺僧俗群众受益。        今天找了几个人我把我的思想传达给大家,借大家宣传给附近周围的人。你愿意做的,参加劳动;不愿意做的,我们不强迫、不摊派。做好事有各种方式,何必经常转寺、磕头、点灯、做法事活动呢?保护天堂寺的一草一木,就等于做了很大的法事活动。有病的参加一下劳动病就会好;年轻人为了增长智慧,为了上学,我看甚至西安的大学生都跑到这儿来了,到天堂寺科拉俄博上来,为了啥?为了考学。年轻人在寺院做一些功德,比如附近的学校,为了增长智慧、增强记忆力,学业上变得好一些,应该在寺院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劳务活动,功德是一样的。 这个大家可能不知道,我今天就借这个机会给大家说说。我给寺管会主任说了,从今以后寺院出面组织人力,僧人们腾出一定时间,打扫哪个经堂、院子、环境,做一些劳动。更多地要发动附近的群众,有一些带头的老年人,组织人捡石头、割蒿子草,收拾垃圾,这个对大家有好处。我的这个说法不是我说的,佛经上有这个根据。佛经上说,寺院上打扫卫生就可以消病,很多人吃药没有办法,到寺院来打扫卫生,多年的病都好了。          大家都知道,兰州的老板丁学成,这是宗喀巴大佛修建的施主,他得了一个很怪的病,髋骨骨头坏死,全世界都没有办法治疗。结果现在好了,全部好了,骨头新生出来了。在兰州,因为牵扯到银行的事情,他被关了几年监狱。结果后来放出来以后,把他没收的财产、工厂、土地全部都退还给他了。他经常到我这里来说:我就是天堂大佛保护的,我真正知道这个好处!他的腿好了,财产没有损失。这样的事情很多。         我们地方上没有这个习惯,58年以后,取消宗教、撤销寺院,大家不懂这一点规矩了。现在八沟半,包括那个浪士当沟,八沟半的群众以及天堂寺的群众,都应该拧成一股劲,把天堂寺搞好,这是我的愿望,也是大家的愿望。大家为了挣钱、为了平平安安,也为了避免地震、洪涝等灾害。         昨天,甘肃省有一个通知,今天或明天大概有很大的雨,通知防洪、避免洪涝灾害。我以前给马国荣县长建议过,后来给王英东县长也建议过,天堂寺的大通河要筑起堤坝,从青岗峡峡口到天堂寺这一段,如果大坝搞不起来的话,有很大的危险。历史上青岗峡曾有几十丈高的水头下来过。如果现在这样的水下来,洪涝灾害来的话,那个河滩的天堂镇的人就全部没有了,你们想可怕不可怕!我一直担心,为了安全,经常见了领导就说,天堂现在建得这么好,农家乐修得那么好,但是保护措施如果赶不上去的话,就怕有一天会有大的灾害来临。希望大家也建议、要求镇上、乡上,赶快把大通河的堤坝修起来,为了大家的安全,为了天堂寺的人们的安全。昨天我看了那个通知以后非常担心,大家要做好准备。否则一个晚上,一场洪水,财产、房屋、人全部会没有了。        所以,今天我初步组织了一些个人的亲戚、弟子,村上、学校、机关单位还没有接触到,今天大家带头先把千佛殿搞一下,逐步把外面的环境也要搞好。这是个旅游景点,大家都很有意见,说,天堂寺的环境卫生搞得很不好,我听到以后,才有这个想法。光看挣钱不行,还要建设。天堂寺是大家的天堂寺,是来这里的所有信仰佛教的人共同的天堂寺,能出一份力就出一份力,这可能也是全国人民、各大城市都有投资供养者才修起来的天堂寺。        所以,今早我请来寺管会的主任,我给他说了我的想法。建议从现在开始,搞一个义工组织,村上、寺管会,大家定期的定一个时间,通知大家,愿意做功德的就来。        今天我给大家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录音整理,殷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