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空   只有在万米高空     我才能远离自己 才能将一颗躁动的心安放 于你的距离 可以有一千个设想 我情愿    此刻 当人类和地球都模糊成一束幻影 当灯红酒绿和夜夜笙歌都不过是一掊过时的沙 我多么愿意 多么愿意     做浩瀚宇宙里一枚分崩离析的星 轻轻擦过阳光的羽翼 静静陨落     然后以漫长的修行 博得与远方同行   千里长空 我有足够透明的空间 把远方设想成一株盛开的菩提 慈悲的绿度母     安坐于莲花之上 越过雪峰的野岩羊 正在赶赴秋季之后的又一场浩荡迁徙 而于那座胜过蓝宝石的娜日雍措湖旁 孤独的诗人向着东方深深鞠躬     金色梵音   不能不想起北方的胡杨 那一片伫立于世的传奇 三千年生命狂草   还有怪树林 被电光火石洗劫的古战场   生命何其壮丽辉煌    雅鲁藏布江 金色的白杨逆河而上 雪峰与荒原并立    史诗般雄浑的礼赞 坚韧的高原红柳 它们是守候山川大地的天使 年年岁岁 生生不息     金色梵音 江河之魂     108个隐喻   我确信 亿万年前     108颗箴言遗落此处 才有这宛若仙女舞袖般的峰回路转 乳白色的雾岚是今生的引领者 迷茫的众生走过尘世 暗夜在潮湿的天籁里起伏 错那     通往秘境的绿洲   谁能看得懂 这珍藏至深的隐喻 所有往来于此的人们 他们一边叩拜大地一边行将草木 他们在盛大的酒宴 将凡俗的肉身一半皈依佛国 一半回归红尘     石头上的禅房   那是无法用智慧来描述的秘径 站在此处    泪水一次次没过深秋的风 前世 我是一株卑微的草 在你留下优雅步履的密林 散一世芬芳 而在来生 我情愿是你拨动佛珠时弥留在晨曦里的朝露 随每一场痛苦的涅槃获得重生   年少的僧人啊 你明眸皓齿   英姿逼人 四周的群山    红叶悄悄漫过时光 俊俏的门巴族姑娘 她们把阳光织进日子 把苍劲的图腾植入朱砂 石头上的禅房    经年的壁画 在岁月里打坐 诗人的故乡 被后人供奉为天书   生生世世 我听到了跌宕的六字箴言 看到了一去不返的光阴被人们赞颂 我确信这是来时和去处的秘密 我闻到了生生不灭的暗香在人间泛滥 我必将为这丰满的因果再次描摹今古     让荣湖   不忍撕开你的衣裙 让世俗的赞美荒废诗词 你躺在海拔3800米的高山草甸 没有人     懂得你的过往 放牧的青年 日日带着贡品 桑烟总是于你丰腴的乳峰上飞升 女子们总爱拾掇野菊的倒影 播种于大山的情歌      在夜深时唱起   有人说 你是瑶池里一滴出走的叛逆者 人世间 你情愿做一介平民 织布耕地 生儿育女    长生不老只是过眼云烟 你愿意死一百次 愿意用三生三世报答今生所有遇见   当牛群舔舐你的肌肤 当月光轻吻你的面容 当古老的酒词轻轻俘获你的千娇百媚 我多么渴望 在你锦书般的岁月放纵一次自己     沙棘树   此生   决计不能错失你的盛宴 这个命定的九月 诗和远方近在咫尺 唯有一株沙棘 于万水千山之外 芳华灼灼   如果注定前生有约 必得用一场风花雪月报以因缘 你倾尽一生     擎曼妙的雪线 刺穿诳语   你无以回报沙化的大地用血骨喂养真理 正如路过的浪子无以回报你的甘露 美若婴孩的果子是上天对你的加持   你无需挥霍阳光 也无需唾弃尘埃 每一个莹润的春天 雪水从珠峰的母体款款而至 你潮红如处的笑靥    一定能懂 古书上所有沧海桑田之后的功德圆满     叩拜阳光   在勒布 所有人都迷失了自己 据说 勒布是隐藏世间美丽之所 而它更多是关于爱的合称   麻玛乡的女子 是吮吸阳光雨露的精灵 她们的腰间萦绕五彩祥云 她们的双手高举生命根基   在勒布 娘姆江是一部缀满密语的诗集 它们从一个永恒走向另一个永恒   太阳从来不吝啬光芒 虔诚的农人 用糌粑回报大地 用醇香的荞麦酒迎接日月轮回中 每一个生命的来去           扎西措,女,龙8国际娱乐app,曾用笔名阿兰,四川阿坝州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0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班学员。发表有《野妹》《新娘馍》《云朵上的梦》《启明星》《王妃的咒语》《走进中国最美湿地》等小说、散文,出版有小说集《摇曳的格桑花》,散文游记《风姿绰约若尔盖》。现供职于若尔盖县旅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