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久违的土灶   温柔黢黑的木板上散发出酸奶的清香 阿妈添着火 依稀呢喃 我在侧瞅着熟悉的影子 原来我坐在有奶子味的藏垫 靠近火塘 阿妈铺就的温存里   走近幽暗的小屋 墙角的位置还空着我旧时的襁褓 褪色的藏垫洗了又晒 铺出一层岁月 洗白的梦 还弯着温柔的乡情   走近你的胸膛 抚摸当年的百味 温热的气息还没有散去 折叠的背影 有些沧桑 还缭绕阿妈氆氇下的炊烟   当我坐在温柔的藏垫 我不再是空寂的风 在回头的垭口 一直眺望你的方向   千年的雪峰 恋着茵茵的草原 温情的藏垫 固守的美 刻在童年的时光 还在流淌醇香的酥油茶   当我坐在温柔的藏垫 你的背影开始滑落我的梦 你背负岁月的小屋 守护藏家人的清素 我在那头 还在恋着你给我备好的藏垫 回到你温暖的背影     十月的高原秋阳瘦了   触手可及汹涌的空旷 在午时当头劈来 湛蓝的胸膛泛着瑟瑟的气流   高原的秋阳 透出奔跑式的第一场缩水 把整个白昼过早锁向黄昏 变得清瘦而慵懒   一场雪已经向你示威 张开贪婪的血口   牛羊开始按照你的指示下山 牧犬收敛了滴落的舌头 赶着队伍长途跋涉 从清晨走向薄暮 回到离雪最远的山谷   备料的牧人 习惯了你的指引 把最香的草晒在你的眉心 让你感观秋来冬去的轮回   这一秋你真的瘦了 瘦向冬日的荒芜 与那群仰首春天的牧人一样 等待回春的足音     走不回你温馨的思念   月儿摇曳枝头 银辉冷却了白霜 孤影婆娑 清泪涟涟 月儿苏醒了今宵难眠   秋风裹挟凝重的眉头 吹圆了今夜的思念 吹开了游子归家的心   月儿悬挂的地方 总有炊烟甜蜜 温润的唠叨 还有母亲倚门的背影   我走了 月儿会流泪 我来了 月儿开始沮丧 我用目光拖着你的清凉 无论走向天涯海角 总是走不回你温馨的思念     天边的红晕   一场初恋的征兆 跌宕的心潮 落在黄昏的枝头 久久萦绕你的脸庞   风拉长的红袖飘逸如舞 你的血液膨胀的酡红 朦胧如梦 让我一样腼腆多情   你是否还在静静的凝眸 天与地 无法隔绝的霞光异彩     一只秃鹫的预言   一只秃鹫的预言 在回归自然途中 寒光与血肉 见证 生命的真谛   天葬师的传说 讲述一段超度的鹫 准备组合分散的灵魂   一道掠影 划过最后的亲人与遗物 一群刚起床的喇嘛 在风起的垭口 蒲团禅意 以隆重的祷告 吟诵鹫的神圣     秋天枝头一番话   草尖的露水 秋天后变为白霜   风窃窃私语 秋叶垒起的沧桑 从春的曦晨 开始蔓延   最高处 晶莹的凉挂满天穹 任一洩雨裹紧雪花 打落一摞秋事     那些年轻的目光   经久没有这样刺眼的白光 肆意脆弱的痛处 那些奔走的学子们 像拍岸的浪头 在一堵墙外寻找一处港湾   那些年轻的身后 又有那么多憔悴而陌生的亲人 却在养育的艰辛中 像一个爬杆的婴儿 目睹了一场浩大的劫难   十字路口 那些稚嫩的目光 张大清晰的露珠 黏膜在父母霜发的希冀 凝结一篮塞不进的累赘 碎落的苦涩 终究烙成一尊期盼的雕像     遇见你,让我回到圣洁的天堂   在云端 绛红色的氆氇 是否还留有你的传奇 在金顶 顺时环绕的白螺 是否向着你氤氲的禅念   一首诗 背负了一万个春秋的遇见 理塘天宇的雪 像一滴泪 敲打着落魄的仁康古屋   一朵云 在黎明之前化为一片雪花 携着理塘草原的预言 嵌入幽深而神秘的来世   有人顾念 你走后的背影 拾起遗留一径的残莲 试着解开深宫里尘封的经卷 戳疼毫无防备的灵魂   抒不尽的道歌聊或情歌 都不必去深究 一绝长着翅膀的小诗 足够温热一盏青稞酒   遇见 唇边最美的风景 那一首绝美的歌 足够让我回到圣洁的天堂 看见一只丰腴的 仙鹤 滑翔的姿势…     摇不动的秋天   七月如火如荼 终于在秋蝉颤翼的鸣啭中谢幕 也正如星火 点燃八月干裂的柴薪   我把最清新的坐标 瞄准泛黄的枝缝投下的秋阳 把一弯丰收的镰刀 连同它的喜庆伸向丰润的大地   如此硕果溢香的季节 我看见细雨柔风 牵扯九月怀胎的辛劳 轻婉的琴声如此的悠然沁心 爽凉的舞步如此的舒缓甜美   我用最浓烈的情 高扬几分湛蓝的天 我用最痴情的恋 漾动橘红的流光涌向大地飞歌     经幡   与心离一次空寂的高度 与风保持默契的对峙   任由风马旗肆虐的地平线 深远的天 原野以外的空间 总能心会一堆玛尼石的沉寂   七色阳光 裸照的风口 我还在不停的走向 一座有风的垭口 能看见一道长长的幡旗 站着一匹孤独的裸马 心念 一道风景           蒋林,龙8国际娱乐app,四川巴塘人,诗歌散见于多家网络平台及文学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