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种情愫在丰收的季节涌动 总有一种无名的感动在五彩斑斓时勃发   五十四年前那个初夜 母亲的身体已经有过几次 剧烈的阵痛¬—— 仨儿幼小的身躯,居然 开始在她的盆腔里花拳绣腿 那每一次细微的动作 无不牵动母亲脆弱的神经 她的额头渗出来一排又一排 晶莹的汗珠 儿啊!甭着急 你能否轻一点儿  娘迟早要让你来到这个世上 漠视您的叮咛 倔强的我却仍然十分任性   五十四年,弹指一挥间 如今,母亲携手您的老伴 已经去到了遥远的天堂  仨儿只能给你们虔诚鞠躬 真诚地道一声:谢谢 在您的眼里,我永远是你们儿时的 那份记忆。您和父亲,总是期望仨儿 工作顺利!健健康康!幸福快乐   希望总归希望 回首当年,母亲,您怀揣着我  整整九个月。那时候 您挺着肚子,走在羊肠小道 下到田间地头。您的艰辛 不肯向谁诉说。您孕育我的困苦 与您同呼吸的愚笨的孩儿清楚 可那时,我不能为您分担丁点儿 您正孕育正那个新的生命—— 累并快乐着   阵痛继续。母亲,您在虔诚地祈祷 我在您腹中,举目仰视 看到您的额头,再一次 渗出汗来。您用手擦干净 那汗,又窜了出来  亲人们耐心守护在我们母子身旁 期盼着一个新的 生命,破茧而出   阵痛持续。我在您腹中酣睡了九月 正为顺利降生,做充分的准备 也不知啥时候不再折腾您老 期盼着,期盼着您的家庭 添丁进口   终于,在日出东方的时候 折腾了整整一个晚上 伴着您撕心裂肺的痛 我在您的腹腔里成功翻了一个跟斗 迎着那第一缕灿烂的阳光 呱呱坠地。终于来到了人生的 起跑线上   啊!母亲,在人世间,在我刘氏家族 您又完成了一项艰巨而光荣的任务 但此时此刻的我,却没有丝毫感恩的举动 毅然用幼稚的啼哭之声 来回报您那整夜的痛楚 是否是因为他们剪断了那一根脐血带子   是否是源于脱离了衣食无忧、风雨不浸的宫殿 这小子就要在这崭新的天地嚎啕大哭   那一刻,亲人们将带血的胴体洗净 交给您的时候,您十分细腻地 爱抚着自己的这块心头肉 随即把自己的乳头 塞进那一张嗷嗷待哺的小嘴里 让甘甜的乳汁,浸润宝宝秀气的胃 在痛苦与喜悦交织之中,露出了 甜蜜的微笑—— 儿啊!你的脚头好重 昨晚,妈差一点被你踹死 你可真是狠心啊! 哭吧!使劲地哭 把娘孕育你的那一肚子苦水都抖出来 换来轻松愉快,这就是你的本事 目睹这温馨的这一幕 忙乎了整夜的亲人们,也露出了 幸福的笑容   五十四年来,孩儿已经长大成人 历经世事,涤净沧桑 怀想母亲您痛楚的 那一个不眠之夜 痛彻心扉,声泪俱下 一切因我而起,却又无能为力 确信,匆匆走过的年华 我没有报答,也根本没能报答 给予我生命的您和父亲 养育我成人的您和父亲   啊!母亲,您和父亲养育了 我们七个儿女。漫漫人生路上 你们播下一粒粒种子 收获了满心的希望 你们拽着一双双稚嫩的小手 一起,从艰难困苦中走了出来 却没有能享尽人间的天伦之乐 就让凶残的病魔夺 匆匆夺走了你们宝贵的生命 转瞬阴阳相隔,儿孙痛心疾首 千言万语,难以诉说你们的含辛茹苦 万语千言,难以抚平失去亲人的伤痛 今夜,不孝的仨儿 只能朝着你们的坟头 毕恭毕敬,顶礼膜拜 惟愿天堂的你们 快快乐乐,开开心心   2018年10月14日夜,初稿,2018年10月16日,修改于甘沟           刘期荣,龙8国际娱乐app,曾用笔名:草木、老房子。1965年10月出生,四川省阿坝州小金县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民族文化影像艺术协会会员。先后在国家、省、州各级报刊上发表文艺作品3000余篇(幅)100余万字。出版有文集《圣山情结》《格桑花开》,创作歌曲《温馨家园》《玛嘉沟我的爱恋》《雪山•雪莲》《四姑娜措圣洁的湖泊》等。现供职于四川省阿坝州小金县文化体育广电新闻出版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