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岁月遗弃的银冠 是秋季的门缝里抠出的 半绿半黄的草坪 形体不均的碎石 都没有特定的去处 只有雨雪归为融洽倾下 都会染成均匀的颜色   青稞田头镶嵌的芬芳 是庄家老人的醉话般响亮 放牧姑娘怀里散发的牛粪味 与秋天的枯萎耗尽 而秋风吹刮的不是经幡 是季节给故乡套好的白色面纱 风,仍然没有停止的前兆     最后的余温埋在雪中   雪,开始征伐高原 要占领一片属于银色的领域   岁月的利刃下 雪,一片一片落下了 落下了,贫瘠的大地上   十月 没有阻碍雪风的力气 眼睁睁看着 雨变雪   我忻悦 雪的归来 因为,雪是我的雪 雪山的雪 又是雪域的雪   我又习惯,站在 牛粪被雪盖住的牧场 遥望雪山下疏散的羊群     那年我很小   黄昏,我背离城市的喧哗 站在挂满经幡的山岗 如同安逸的草原 向蓝天索取一盆清水 将要浸泡城市的烦躁与迷茫 清风吹动我凌乱的头发 晚霞,如同牧女的脸颊 我开始莫名其妙地心率加快   那年我很小 身高只有妈妈编织的投石绳的长短   那年我很小 山顶积雪总看成羊群   那年我很小 天黑之前牛群赶不到牧场 途中大哭一场   那年我很小 为了晚上细听阿爸讲的神话故事 中午把羊群赶到家   那年我很小 站在羊群中间 看不见前方的黑帐篷   那年我很小 背着书包离开草原的时候 在想,草原的尽头依然是草原   而现在我长大了 被喧哗和灯光占据的城市里 听不到恬愉的童话故事   岁月的梦境 我的背影曾融入过故乡的羊群 所以,我每当读到关于羊群的文章 易能开始想起是 指间流逝的牧人生活     城市里的牧人   那河水 两岸被单薄的冰块占据 流水声相似多年前的牧歌 反而,这里常能听到的 不是原始属性的曲子 而是居住在城市里的那些牧人 无力回天的叹息   这些牧人 原本是住在草原 吃羊肉和糌粑 喝酥油茶和酸奶 还有骑马放牧的人 可现在到了城市 他们就是吃各种蔬菜 喝各种饮料 而且骑摩托车逛街的人 其实,他们离草原只有几公里 而他们任然回不去 多年了……   那河水 虽在临近入冬快要结冰 也没有逆流的回归线 无力地一直在流           扎西巴丁,龙8国际娱乐app,青海玉树治多县索加人。有小说、诗歌散见《中国诗歌文学精品》《大西北诗人》《中国诗人微刊》《昆仑文学》《百科诗派》等刊物和中国诗歌网、藏人文化网、中华诗歌网等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