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山之诗词            自从命名你为日月山以来 我常常松开马缰默默祈福 自从被银河相隔千里之远 月光送我到边缘地带之时 那犹如长颈鹤的山岗之下 碧波荡漾的江水也在思念 深沉大度松赞与文成公主 在此地的相遇也绝非偶然 缘于失明镜之处默默祈祷 我不曾忘记日月山的彩霞 牛郎织女在月宫静吹思箫 那时我也曾在日月山之颠 在期待中轻轻哼唱过歌谣 而如今不曾有日月的相逢 我祈福的也不仅仅只有你             译于2016年11月6日     南逝的云彩   久久注视向南方天际逝去的云彩 我未能祈求最后的祝福 那时,你把我领向青海湖的浪涛里 我们曾拥有一个深绿的希翼 可你离别之后 留下的唯有我们无奈的笑容   一阵清凉的微风托起你白嫩的容颜 你为这片大地增添一副慈祥的笑意 光辉灿烂,思恋沉重 在你双翼之上 叠加无数光阴的月光与流星   穿越万水千山 请毫无眷顾地归来吧 我慈爱的云彩啊 却你轻握步履的缰绳 为何不时地回眸 极为干渴的这座群山、这片原野 还有……   这颗冰冷的心 一切都在期待你的归来 请你早日归来 你的欢乐是那片不可阻挡的 遥远的天际 那也你期求的荣获与至高的象征 地球的运转未能束缚 千年的累累伤痕 未能阻碍你纯洁的心灵   远方到远方燃烧靓丽的青春 微风轻抚月光而归来 那片天空的一隅与大地的角落 我望见你踏上一条闪亮的路途 自无边奔向无边     译于2018年10月25日     在德令哈写给海子   您,走的如此之快 快的连您都紧随自己后面 可是,您所到达的并非德令哈 您来到一块蓝宝石上 人们把您的面容镌刻于石块 您的激速捎给了风沙 您的姐姐与泪水之色 渲染于巴彦河的青苔   与您相比 我来的实在是太慢了 慢的连我都落于自己之后 可是,我并非在自己的影子中央 我也不在自己的缝隙之间 尤其,我并非把自己的人生 视为在火车轨道上 随意丢弃的垃圾   今夜,我也在德令哈 所谓德令哈 是一阵从远处飘来的苍白风沙 在我的右边,您的左边 在柯珞克河充满悲凄的沼泽地 碎石与几只骆驼的眼里 只是一片苍茫的戈壁滩 其实也怨不得您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而想朗诵一首 名为“心爱的姐姐”的诗歌             译于2018年10月3日       回到家中 早已深忘 在这世间 没有阳光与天空 自由地敞开所有的门窗 又能自由地关闭 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世间的窗外 尽管多么的喧哗 睡在家中的沙发上 所有的宁静与温暖 可以独自享受 这也算是一件幸福的事                 译于2017年2月9日     清晨的诗       晨曦里 我正在洗头   刚好洗到一半 突然,停水了 静静地倾听 水,在管道里响动   一两滴水 颤抖着滴落在我颈上   透过镜子,我发现 乌发间的冰块   乌发,宛如细雨浸湿的绿茵 枝叶间掉落水滴   那瞬间的感觉 化为一刹那的水滴   在我的额头与脊梁上 作了一行诗句   写下两行 冷嗖嗖的诗文     日记      昨夜,酩酊大醉 今晨,当我醒来 已睡在一个陌生的旅馆 突然感觉无比地恐慌 用手轻轻地摸摸身体 哦,书包没有丢失 手机也没有丢失 一框眼镜碎了 就连萨丽伽也没有破戒 而后,继续入眠 随性而欲         译于2018年8月21日     在那曲   今晚,我在那曲 乌鸦在那曲,蚂蚁也在那曲 今晚,我们只有一个共同的那曲 一条窄小而悠长的街道 一座插满了风旗的山岗 一张古铜色的藏人面孔 还有一幅长达五十多米的文明唐卡   有时,掉落瓦片的两三栋楼房 屹立于高达4000米以上的风雨中 在转瞬即逝的盛夏七月里 云朵与暴雨 仿佛弥漫在房檐之下 那些如龙或鱼虾般的 在深夏口吟咒语者们 像是在我的耳际闪动   乌鸦有喧嚣的嗜好 蚂蚁有公款的策略 我也有诗歌的计谋 有时,我们一同坐着 讨论起一些关于如今的问题           译于2017年3月30日     写于女儿玉琼的生日   今天清晨 阳光非常明媚 我的心情也特别喜悦 正思考着要给女儿卖什么样的生日礼物时 一只小鸟的影子 显现在女儿的作业本上 翅膀在摇动 又低了低头 突然间,奶奶的一声咳嗽 瞬间惊动了小鸟 时表的针头也抖了抖 那时,作业本上除翅膀的声音外 女儿用铅笔反复写过的 几粒青棵也开始发芽了 叶子的颜色呈金色 奶奶说:叶子应该是绿色的呀 女儿说:金色是太阳的颜色奥 奶奶和女儿的辩论 犹如今天的阳光 小鸟,奶奶,女儿和我的心口充满了温暖 “爸爸” 女儿便告状说到,奶奶惊飞了我的小鸟 我只是轻轻一笑,什么也没说        译于2016年3月1日     陌生的人   这是我的宾馆 这也是我一宿休息的地方 陌生的人啊 您请进 请您坐在这把椅子上 吸一支烟吧   此刻, 我这儿有一瓶白酒 一小碟瓜子, 上面还放着两颗苹果 这就是一桌咱俩的小小晚宴   请您赶快坐下 别站着呀 我不会问您来自何方 也不会问您要走向何方 还有 我将不在疑问 您为何要突然敲响我的房门   啊,陌生的人 您喝一杯酒,磕一磕瓜子,吃个苹果 之后您也常来吧   您来了以后 就得关紧门 我还要哭泣   我为那抹去月亮光影的人 我为被雨水抹去颜色的人 我为被乌鸦取名的人 我为像我自己一样流落在门外的那些人 无声无息地哭泣       译于2016年9月3日     羊卓雍措   那座冈巴拉木山 纵使是福泽也嫌巍峨 白地殊胜十八地 即便是一生也嫌悠长            ——摘自民谣   那些携带相机与氧气的人眼中 羊卓雍措是漩涡在上部牧场的 从天而降的一滴水 在低劣的自然空气中形成的 一个小小的冰雪驿站   那些怀揣盘缠与虔诚的人眼中 羊卓雍措是聚拢稀世珍宝的 一盘尊神之镜 能够清晰照见世俗的祸福 并且洗净来世孽缘的 一潭神奇之湖   那些肩负生活与困苦的人眼中 羊卓雍措是一条走不尽的 人生旅途 汇聚苦楚和埋怨的 无法洗净前世之孽   那些心存飘荡与惊奇的人眼中 羊卓雍措是寄托最后勇气的 高原圣湖 融洽青春与生命的 难以捕获的诗歌之境          译于2017年7月5日     江孜           那些豪客虽然早已死去 可,历史的双目还未闭合 鸣响在拉萨清泉中 英勇壮士的抛索声 依然未从耳际消失     祈望   敞开舷窗 狠狠给寒冷搧一记耳光 黑暗与寒峭,很长时间 狼狈为奸的寒风胸口 踹了几脚之后 多想带领那些 多年栗然着 躲在故乡的苄麻丛中小鸟 踏上那太阳圣城的路途           译于2017年10月17日         尖梅达,龙8国际娱乐app,原名索南旦巴,1970年出生于青海尖扎,青海民族师专藏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现在果洛从事教育事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诗集《野荆棘》《南逝的云》,《南逝的云》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         岗路巴•完代克,龙8国际娱乐app,1997年出生于甘南合作。毕业于西北民族大学。《中国诗》签约诗人,仓央嘉措诗社甘南分社副长兼秘书长。作品散见《中华诗坛2016年选诗》《2016年中国少数民族诗人诗歌选集》《中国当代诗人100家》《奉天诗刊》《甘肃省青年2017年诗选》《佛顶山(少数民族诗歌诗选)》《拉卜楞文学》和藏人文化网等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