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潭,花儿里的故乡           山连山,水连水,我又回到这里——         看着月亮,写下故乡;捧着落叶,虚构梦想。         洮州卫城,站在原地。厚厚的城墙,六百多年了,还在永不止歇的吟唱着一段段荡气回肠的传奇,像故乡奔涌的洮河,或急促或缓慢,或哀婉凄美,或雄浑豪迈……         浪涛的声音越过山川和村庄,越过世俗和梦想,你听,那声音正在由远及近——         “折蕨菜么擀菜汤,寻了三天两后晌,没寻哈个好对方,今儿才把你遇上……”   夏河,神性的颂词           攀越了高原,但不一定就能到达高处。         够着了云朵,但不一定就能拥有翅膀。         酥油灯里闪烁的信仰,是时光的马儿在奔腾。         蹄音和心跳一样,是仰望,也是践踏。         奔跑是生命的一种存在形式,但不一定能够抵达远方。         飞翔是天空的一种湛蓝胸襟,但不一定能够容纳众生。         雄鹰划破的天际,是神性的光线。         爱和恨一样,是白天的白,也是黑夜的黑。   舟曲,泉水叮咚叮咚           薛家泉、水家泉、南桥泉、龙庙泉、南门泉……         响彻山谷的九十九眼泉,比鸟鸣更清脆,就连梦中都在歌唱;比星光更明亮,就连梦中都闪耀着浪花。         舟曲,像一座时钟,泉水是永不止息的秒针,周而复始。叮咚叮咚的声响,串起生命里每一个闪亮的日子。         那时,我曾写下:十里花海,抵不上一滴水的明净;百里春风,抵不上一滴水,在血脉里奔跑与飞翔的纯粹。我想,一滴水,或许能弥补你我生命里缺失的那份美丽。         逝者如斯,一如我们在路上,不舍昼夜。   卓尼,我们彼此缄口不语           穿城而过的洮河,像无眠的歌谣。         那些隐约的山脉,有着你的模样,但我们彼此缄口不语。         我经过卓尼,洮河将卓尼的经卷打开,像打开一扇灵魂的窗口。         窗外是无穷无尽的山脉和云朵,窗内是我欲言又止的孤独。         一路走来,洮河,早已替你我说出昭华与沧桑。         风中渐渐成熟的青稞,背负着锋利的芒,完成一次又一次蜕变。         而我却在渐渐老去,但相依的土地却越来越荒芜,像一道道看不见的伤。         隔山相望,是注定掩卷蒙尘的相思。   碌曲,幸福的苏鲁花           不用仰望,天空就在眼中,鹰就在眼中。         每一片蓝天都辽阔无边,每一次眨眼都碧草连天。         我就住在这里,整整十年了,弹指一挥间。         草,枯了又绿了;花,谢了又开了。         碌曲,像一场场看不见的约定,我们在此相遇,年复一年。         洮河依旧在奔跑,韬儿正在茁壮成长,我告诉他,上游是家,下游是故乡,我们是浪花里幸福的苏鲁花。         无论何年何月,我们只做自己,只做尘世间一棵小草,一朵浪花。   原刊于《星星•散文诗》2018年第9期           花盛,龙8国际娱乐app,甘肃甘南人,甘肃作协会员。作品散见《诗刊》《民族文学》《青年文学》《诗选刊》《青年作家》等刊,作品入选《中国年度诗歌》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低处的春天》、散文诗集《缓慢老去的冬天》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