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看到将在中国佛教史上留名的95页举报和关注发展。事情真假和我无关,也无意蹭这个热点。假设事情是真的,或者最起码假设两位深信为真,已经足够让我表示理解甚至敬仰两位的勇气、正义感。我也不认为一些人对两位的指控 -收了钱、有阴谋 - 是事实、公道。然而,举报里无端端扯上藏传佛教的部分,并不公道、合理,必须得说两句。        这宗举报,必然对整体佛教的社会形象产生无可避免的负面影响,这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两师大概已经走投无路才公开举报,这我也能理解。然而,这明明就是尊师变坏而已,二师却尝试把责任推到藏传佛教、《菩提道次第广论》、宗喀巴大师上,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我并不把责任推给汉传佛教。但,我们摆事实嘛,会长法师明明就是汉传佛教代表人物,和藏传有毛关系?如果说有,请问他的喇嘛是谁?什么时候得到过传承?如果承认没有,而只是说因为他推崇一本藏传的书,所以他变坏就是藏传有毛病,那么,也有很多人看《坛经》、《心经》然后去干坏事或者自杀什么的,怎么不说《坛经》、《心经》、整个佛教都是邪教?        个人从1987开始从师藏传(不是会长那种“推崇”,而是真的有老师的那种喔!),恰恰就是宗喀巴大师《菩提道次第广论》的传承,市面上有4本道次第相关著作是拙译。大家视线范围内的李连杰、王菲、邱淑贞等等名人也学藏传,乃至网络上的@希热多吉居士 @5885老蒋 @扎西拉姆多多 等大V,也属藏传;怎么没见我们发色情短信给尼师乃至双修什么的呢?难道有师父的我们学的是假的藏传,没有藏传师承的会长的才是真藏传?不客气地说,明明是两位的老师的道德连我都比不上,却把责任推到别派头上,天下岂有这样的道理?        尊师推广的《菩提道次第广论》,通篇压根和密法没有关系,也没有什么双修之说,相反,它涉及和汉传佛教共通的别解脱、菩萨戒律。阿底峡是《道次第》的原始作者,他是一位孟加拉太子出家,是位比丘,long8001龙8国际pt老虎佛教史上出现的胡搞年代,就是请他入藏拨乱反正的,他从来没有进行过双修。《菩提道次第广论》的作者是宗喀巴,他是青海出生的比丘,同样没有进行过双修,他佩戴的黄帽代表立志弘扬(比丘)戒律,他创办的教派翻译出来就是“善规”。宗喀巴的教派三大核心教育基地 - 色、甘、哲 - 全盛时期超逾3万和尚,破戒犯戒和尚固然肯定有,可是,这些寺院是开着门每天可以参观的嘛,建议两位去看看,3万人的寺院,羊都没有,请问找谁去双修?顺便一说,中国佛学院前院长法尊法师(也就是两部《广论》的翻译人)、全国人大/中佛协副会长能海上师,都在三大寺居住过多年;成都昭觉寺方丈/中佛协理事/全国政协清定法师,也是宗喀巴的教派;他们有没有双修?有没有发色情短信?        如果要用《密宗道次第广论》说事:首先,会长法师既没学过也没推崇过这部论啊?!如果要声称尊师是受双修学说影响而声称在进行双修,那么,法师是什么时候受过灌顶?师父是谁?其生起次第是什么时候闭关修成的?第二,不论是翻译这部论的法尊法师、润稿的印順法師、印行的北京菩提学会,却没有双修,也没听说他们有发色情短信的业余爱好。        密法本来就需要师传,自己拿起本书抽其中一段出来自己理解,是会得出各种奇怪观念的。首先,密法有很多层次,99%和双修概念根本就不沾边,还有要求每天沐浴六次的呢,怎么不见会长法师有做?然后,密法涉及很多隐喻,譬如形容把屎尿变化为甘露,实际是喻化凡俗的五蕴为五智,实际象征物是用红花水代表尿、豆蔻代表屎;还有说要吃人肉的,指的却是传说中的没有影子的七世婆罗门神仙的肉(这又再涉及一些别的隐喻),我们都不必说传说中的 “吃人肉”是不是合理,你先找出一位没有影子的七世婆罗门神仙给我看,我们再讨论这个问题好了。如果没有师父,自己看书断章取义操作,那么就只好吃屎去了!        此外,密法还涉及很多比较另类的法门,譬如断法是去坟场利用极端恐惧来断执,还有利用打喷嚏的一刹那修空,还有利用死亡的某一阶段修空。在这些法门里面,并不需要讳言,确实有利用双修来修空的一种法门。然而,不论上述哪种法门,都要求有很高基础的显宗学问和知见,甚至密法里的生起次第成就(利用极端恐惧来断执的断法稍微算例外,然而我个人求了多年,先师也没认为我是这种材料)。以双修来说,得有整个生起次第的成就,和大部分圆满次第气脉修行的成就,才允许这个可能性。这是什么一种概念呢?譬如说你在悬崖撒尿,在尿落到万丈深渊的刹那,能把尿收回体内;或者类似鸠摩的吞针;简单说,到了这种对肉体具备完美驾驭的程度,才有丝毫可能修的资格(还不一定)。所以,我们都不必讨论这是不是正统的佛法,反正这是神人/菩萨级别的事,根本就没我们什么事,并不是凡夫力所能及的层次。好像以前有一个女成就者,她在被人非议时,割下自己的头跳舞,然后接回去,然后问:“还有人有异议吗?”        最最最关键的是,比丘是不许修这种法门的。在古代印度84成就者、疯行者的年代,譬如那兰陀大学的比丘,如果有修到这样的层次(起码他们自称如此),都会还俗离开寺院,甚至故意表现出变疯的状态,然后才进行。宗喀巴本人被视为有修此法的资格,但他自己说过,哪怕有资格、境界,为了佛教比丘的传统不被闲话,他宁可保存比丘身份、放弃这种法门。在比丘作为主流的格鲁派里,历史上,除了可能有一两起不详细知道情况外,极少数的到了这个层次的神人(或者起码他们认为到了),他们会征求师父同意,自己还俗,不以比丘身份进行。说个和我自己相关的案例。有一位曾经很不错的美国白人和尚,他和先师同一康村,也曾经是我个人朋友。这是一位名人,著作有畅销书《当和尚遇上钻石》。这位和尚独立扛起藏传《大藏经》的电子化工作、外蒙古《大藏经》整理工作、色拉寺昧院1500+和尚的长期饮食。因为某种原因(个人认为他是疯了),他并不还俗,却高调声称准备进行双修。色拉寺和尚吃饭都靠他,可是,色拉寺是怎么做的?长老劝导别疯不果,改为劝导还俗,再不果后,长老给他的公开信说,以前有个女行者,她把自己的头切下来跳舞,然后大家再没话说了。所以,请你也这样做一做,那么我们就不会再异议,你爱干吗干吗,我们承认不够资格说三道四。然后,寺院把他逐出寺门,从此再无关系。宁玛派历史风气不同,很多修行人本身就是瑜伽士身份,本来就不是比丘、沙弥,他们干什么都没比丘什么事。在家人或者恢复在家人身份的人,他们没强占民女什么的,他们和自己老婆双修,乃至穿护士服或者脱光在家里跑来跑去,两位法师管得着?如果还是要说,哪怕不是比丘进行,这根本不是佛法,是long8001龙8国际pt老虎人自己发明的邪法.....各个宗派在历史上,都会有出现一些惊世骇俗方法或奇怪公案,如果我们没有按照正常渠道去好好学、去理解,外人看来也是很奇怪的嘛。宗派之间,贵乎和谐。您看,佛经顶多是佛陀没头没脑地拿着朵花然后徒弟莫名其妙地笑一笑,佛经可没说推推车斩个猫烧佛像佛头撒泡尿踢个瓶猜猜谜语斗斗嘴什么的能成佛呀,可是我也没搞个95页PDF说你是邪教嘛!《五家正宗赞》里,一个泼辣女竟然可以公然住在方丈房间里,有没有搞错啊?后面更精彩,阿女让道颜禅师看裸体,我有没有指责这大概算是古代版的裸聊?没有!然后,道颜禅师像日本A片剧情那样,好奇地指着那里,“姐姐啊姐姐,这个东西是什么呀?”然后禅师可激动了,“能让老僧进入吗?”,这种你来我往的言语挑逗,我有讽刺你们自古以来就流行色情短信交流吗?没有!当然,两位法师会说,这是你不懂禅宗胡说八道断章取义诬蔑。那么没问题,我完全承认自己是不懂禅宗胡说八道断章取义诬蔑,可是我同时要请教两位了,两位同样没学过藏传佛教,而我好歹学了31年,两位认为自己是凭什么资格在藏传话题上撒野?        最后一说,如果活佛、喇嘛、和尚们要过性生活,各人因缘不同,在佛教尤其long8001龙8国际pt老虎生态里,这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根本没有必要假借什么双修借口来达到目的,还俗即可,而这甚至不怎么影响他们的收入、世俗地位和利益。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先世班禅大师、先世的哲布尊丹巴法王都是还俗身份。他们是教派内世俗权威顶峰了,如果他们说他们的性生活是所谓的双修,估计也没多少人有胆量攻击,可是他们没有这样干,还俗就大大方方承认已经还俗,除却在唐卡里、某些特殊仪式里,需要为了世系的吉祥,偶然会画成穿僧服/象征性地穿僧服外,再没穿过大衣。现在的多识活佛,也因动荡年代原因还俗,他并没自称自己是双修境界什么的,而是大大方方承认还俗、毫不隐瞒有儿子,他两位公子就在微博上嘛。最近格鲁派一位著名活佛雪歌仁波切也还俗了。他是一位状元格西,还俗是很遗憾的事。可是,他也没有假借双修之名作为比丘啪啪啪啊。憋不住就还俗呗,光明正大地过穿上白衣有性生活从此过着快乐的日子。萨迦派的传统特别奇特,他们也是以比丘为主流的,可是掌门人却是在家人血脉传承,大大方方留长发、穿白衣,连同儿子光明正大拍照贴上网,并没有把自己的性生活托到所谓的双修借口上。还有两位有争议身份的大宝法王之一,也是光明正大地还俗结婚去了。他有没有托辞说自己是双修?有没有继续假装比丘?有没有发色情短信?没有嘛!         两位大义灭亲做出举报,个人很理解甚至尊重。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佛教丑闻,只好藏传汉传整体佛教一起扛过去呗,还能怎样?可是,两位又要当英雄却又怕躺枪、“你的宗派出了败类,证明你的宗派是邪教!我的师父变了败类,也证明你的宗派是邪教!”的荒诞扭曲、推卸责任,这种三星手机坏了怪华为的做法,并不“佛教”、并不高尚、并不光明!